叶勇文案百科:作家pluto、

作家pluto、

Pluto就我个人看来,他的双生我推荐看关于落瑶的那一段文字,
他的文章在我看来有点模仿郭敬明的文风,但是模仿没有成功,所以导致自己的文章很“虚”,或许是因为年龄的原因,文章仍是显得比较轻浮,尽管努力希望做的与同龄人与众不同,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摆脱,由于作者个人的资料尚未公开,所以无法得知

PLUTO的书很畅销。
《双生》销量十几万册。
《不离》据说销量接近十万册。
最近又新出版了一本《小命运》。

PLUTO是90年生的,青岛人,现在是高三的学生。从她的小说和BK里面不难看出,她曾经在一所美术学校学过美术,现在改学戏剧文学。

下面是她的一个访谈,能看得出她是个比较有想法的孩子。

记者:权威数据显示,《双生》的销量是今年最好的青春小说之一,对此你的心态如何?

Pluto:距离《双生》出版至今半年有余,我已很久不曾翻阅书橱里的样书,身旁几乎也不再有人询问我关于此书的事情。所以得知这一消息,心中并无太大波澜。更何况,人该向前看,而不是对自己曾经取得的成绩念念不忘。

记者:网络上对《双生》的评价良莠不齐,捧的人不少,骂得人也很多,你怎么看待这事。

Pluto:我曾在《不离》的后记中这样写:十四岁时我曾天真地幻想着自己或许有一天会写一本书,写一本让所有人都喜欢的书。直到后来《双生》出版,溢美之词自然是有,但我念念不忘的竟是偶然看到的毫不讲理的谩骂。我百思不得其解——倘若不是有深仇大恨,究竟谁又能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事隔半年,我已想通。毕竟我因《双生》而受到的批评乃至谩骂与其出版之后所带给我的成就感相比,微不足道。人总该感恩于自己的获得,这样才会感到幸福。记得《千手观音》的编舞张继刚老师说过,虽然某些毫不讲理的谩骂会让他感觉受到了创伤,可他依旧愿意将之当作自己生命中的天使,以砥砺自己成为更加优秀和出色的人。我也一样。

记者:谈谈你的新作品吧,先说书名《小命运》,为什么会取这个有点奇怪的名字?

Pluto:《小命运》最初的名字是《蓝之祷》,后来改为《少年默剧》。因为学过多年书法,所以我个人非常崇尚文字本身的美感。然而编辑认为书名太文艺,放到市面上读者很难接受。最后换成《小命运:A TRICK OF FATE》,意为命运的恶作剧。我本人并不喜欢这个名字,但是在创作这本书的过程中,编辑已经最大限度地尊重了我,所以我不能一意孤行。毕竟我的每一本书的出版与畅销,都是与编辑分不开的。

记者:为什么不喜欢?会不会是因为太像郭敬明的《小时代》吧,担心有人拿这说事?

Pluto:确实有这个因素,毕竟把我与郭敬明相比的人太多了,而之前网络上盛传的“Pluto说郭敬明该退休了”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不愿也本不该为这些莫须有的言论承担责任。但之所以不喜欢《小命运》这个书名,更多的是因为我太追求文字本身的美感。

记者:可是你还是妥协了,只是因为筋疲力尽?

Pluto:首先,这本书的编辑一草是我非常看重的朋友。他为这本书所付出的或许远远多于我。我们曾因书名多次发生非常激烈的争吵,尽管争吵的目的是为了书的完美,但这对于我们的友情,是一种伤害。所以,纵然我对此书的书名非常看重,但相较于同草叔的友情,我宁愿选择后者。

记者:郭敬明的《小时代》你看了吗?有什么评价?

Pluto:同学买回此书之后借给我看,盛情难却之下翻了几页,随后还给了她。

郭敬明总能给他的热心读者带来惊喜,这是包括我在内的每个作者都希望能永远做到的。

记者:你的作品已经走红,但你人还是显得很神秘,很多人不知道你的年龄,身份,甚至性别。是不是有意掩藏的?

Pluto:首先,我不是自命不凡的人,但也绝对不会有意掩藏自己的身份。此外,我不习惯拍照。再者,平日里我读书,很少在意作者的年龄与身份,所以希望别人也是如此。

记者:是什么原因,导致你写这样一篇小说,和现在主流青春小说有点格格不入,主题挺深奥,甚至挺晦涩的。

Pluto:我已多年不看青春小说,更不知道什么是“主流青春小说”。当然我也不是“非主流”,因为在我的观念里,“非主流”比“主流”更媚俗。我阅读的大多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前的作家的作品,对他们所描写的人的生活充满好奇。《小命运》的雏形是一篇完成于零七年八月的名为《蓝之祷》的短篇小说,此次一并收录。相较于《蓝之祷》,《小命运》中加入了大量我所热爱的元素,比如叶芝的诗歌、九十年代的校园民谣、《圣经》,还有上一辈的恩怨……我没有受洗,所以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教徒,可是我一直相信上帝是存在的,在《小命运》中大量引用《圣经》也可以说明这点。

记者:我在封底上看到一段文案:Pluto用了13个月的时间,痛哭18次,绝望27次、失眠59次,纠结142次,抓狂348次……这是真的吗?

Pluto:这些情绪的确都有过,但是为了能写出一本问心无愧的小说,我甘之如饴。

记者:你自己对《小命运》满意吗?有没有遗憾的地方。

Pluto:曾经有人告诉过我,每个导演都不希望重复自己,作者也是如此。有人甚至甘愿为此冒险涉猎自己未曾接触的领域。事实上《小命运》中的很多内容已经超出了我的生活阅历,写起来有些艰难。可是由于我太喜欢这个题材了,所以在写作的过程中用尽全力架构,如今看来是问心无愧的。

记者:有新的创作计划吗?

Pluto:没有,现在全部精力都放在学习上,准备即将来临的高考。

叶勇文案咨询策划! (微信:68728109)http://www.iyeyong.cn/7429/

作者: 叶勇

我是叶勇,80后连续创业者。

叶勇文案咨询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687281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