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勇文案百科,文案咨询师,微信:68728109 文案百科 叶勇文案百科:上映8天票房仅3000万!大鹏回农村拍文艺片,到底图个啥?

叶勇文案百科:上映8天票房仅3000万!大鹏回农村拍文艺片,到底图个啥?

上映8天票房仅3000万!大鹏回农村拍文艺片,到底图个啥?

国内影院线将迎来激烈的争夺;而在一个喧嚣的到来之前,当房子线出奇的冷,除了几部小成本电影的硬支撑,只有大鹏的“好运”是勉强支撑的场面。

早在《吉祥如意》上映前,可以说在圈内备受好评,除了电影获得国内大奖的软,大鹏个人风格的突破和改变更是备受谈论。

事实上,从大鹏创作过程的分析来看,“福如其意”的出现似乎有一定的必然性。其发行与成功,更与大鹏路的事业息息相关。

为了喜剧而喜剧?

早在2012年,当“屌丝”在网络上走红时,大鹏就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前任主持人的经历和东北特有的幽默为屌丝满的流行奠定了基础。

大鹏的首秀来自一个非正统的网络节目《屌丝男士》。因为它自身的网络感和随性的个性,再和综艺节目是有很大不同的。

在移动互联网的初期,大鹏成为了一个优秀的淘金者,除了个性已经得到宣传;感兴趣的对象沈腾、刘岩等人也自然成为他的朋友圈。

毕竟,主持人并不是他成名的最终途径。然而,他在工作中积累的人脉和粉丝的强烈粘性,都给了他成名的无形资本。

当“屌丝小姐”在全球走红后,大鹏终于能够自立门户了。屌丝男凭借网民的自我意识,不可避免地成为今年的“黑马秀”。

平民风格和夸张的喜剧套路已经成为小镇年轻人的必看节目。“屌丝侠”中国式的表达方式和自嘲也帮助它赢得了大量的观众。

在网剧中,大鹏将舞台剧与东北人传相结合,突出了东北文化的真正魅力。随着《屌丝侠》系列的成功,以及拍电影的雄心,更在大鹏的心中酝酿。

早在五六年前,喜剧电影在国内院线流行的时候,观众对欢乐和娱乐的需求就成为了电影票房的重要驱动力。

并在大鹏的帮助下开始了喜剧表演,看当时观众的喜好。《煎饼侠》是由“屌丝侠”推动的首部电影,其票房收入超过10亿美元。《煎饼侠》讲述的是小人物卷土重来的故事。

回想起来,《煎饼人》的内容并不好;但是大鹏通过商业化完成了身份的转变,从主持人到演员再到导演,他的成功似乎是自然而然的。

它背后的文学之心

当我们把大鹏定义为商业电影导演时,他向我们展示了他的另一面。即使“屌丝侠”和“煎饼侠”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大鹏在《名利场》中也没有过分执着。

此时,大鹏30多年来,面对巨大的成功,大鹏其实也有自己的思考。做什么,喜欢做什么,背后做什么,都涉及到个人意志与商业资本的反复碰撞。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煎饼侠”的成功足以让大鹏黯然失色。然而,他对商业的叛逆却足以在电影《缝纫机带》中表现出来。

这是一个关于梦的故事。在摇滚音乐的外衣下,电影突出了人物真诚而美丽的心灵。为了一场摇滚秀,他们牺牲了青春,成为了彼此的梦想。

毕竟,在《夏日乐队》(Summer of the Band)之前,摇滚是一种小众类型。在大鹏的帮助下,影片除了想表达真挚的感情外,对流行摇滚他亲自测试,给流行大众感情。

在缝纫机带上,大鹏也表现出了强烈的自我意识。他对户外表演和摇滚音乐的热爱融入了电影的每一个细节。

不幸的是,在业界的赞誉下,《缝纫机带》只能高低有别,凭借4.5亿元的票房也不算是失败。但之前的枪室少了一半,这说明大蓬的影响退了一步。

为自己挺身而出是要付出代价的。随着票房吸引力的消退,大鹏也陷入了低谷。回归商业电影后,大鹏还主演了《神人》和《鼠瘿》等电影。

无奈中爆发出一阵笑声,大鹏的角色太怪异,除了减少他在电影中的存在,站西太浮夸,很好地完成了不自我的表现。相反,在《绝望》、《受益》等影片中自我的明确定位也反映了大鹏表演的内在张力。

票房容易得,口碑难求,失落的中年男人形象,改变了喜剧给他的气质,在喜剧中,大鹏多了一层对生活的新感悟。

“好运”的独特之处

事实上,其实《吉祥如意》的出现源于一场偶然。拍摄新电影的想法是在2018年春节期间大鹏参加祖母葬礼时形成的。

大鹏出生在中国东北的农村,后来成为了一名喜剧演员,但他的暗淡的背景给了他顽强的生命力,他对家乡亲人朋友的同情和爱也催生了这部电影。

从名字上就能理解,也许大多数观众认为这大鹏又是一部西湖电影;然而,当“吉祥如意”被分为“吉祥”和“如意”两部分时,我们发现了它的原创性。

首先,《好谎言》是一部寻根寻根的电影,它从视觉上记录了传统农村家庭的分离。在这两部短片中,强烈而原始的东北文化和人文特色得以直接表达出来。影片总是要面对一个家庭三代人的分裂与和解。

其次,《好运》并不是一部真正的文艺片。因为在纪录片的角度上,大鹏放弃了大部分使用的电影技巧;镜头中的普通人,他们真实的喜怒哀乐,显然变得极其动人。

此外,《好运气》与大鹏的任何一部电影都完全不同,它是对自我定义的突破。大鹏导演了他的第三部电影,他的转变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熟悉的早期喜剧演员已经走了,逐渐步入中年,大鹏通过电影中的“寻根”之旅,不仅满足了原生态文化的呈现,也真正释放了电影的魅力。

“吉祥”和“如意”有两层嵌套。吉祥之后,如意可称为电影中的一部电影。《如意》游走于现实与幻想之间,却被导演本人打破了纪录片的真实性。

同样,大鹏多次以旁观者的身份出现在影片中,在观众之间形成了对电影世界与现实世界边界的探索,增强了影片的艺术质感。

从“煎饼人”到“缝纫机乐队”再到“好运”,在票房持续下滑的情况下,大鹏对自己和电影的探索,使他成为商业浪潮下艺术电影转型的先锋。

只有这种勇气才值得我们尊重。

他图的就是想要通过进军农村来为自己获得经济收入,大鹏的境遇已经大不如前了,娱乐圈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

从大鹏之前拍的屌丝男士以及《煎饼侠》可以看出,大鹏有一个导演梦和一个演员梦,所以他非常想拍出一个让大众认可的作品,而文艺片就是非常考验一个导演水平的片种。

图的是票房成绩,其实他还是想票房高,看李焕英这样的文艺片,现在火得不行,于是他也想来一个,可惜无法跟李焕英比。

草根出身的明星,出名之后都希望通过自己的一点力量能够给自己的家乡做出一点贡献,拍文艺片可以提高家乡的知名度

叶勇文案咨询策划! (微信:68728109)http://www.iyeyong.cn/4420/

作者: 叶勇

我是叶勇,80后连续创业者。

叶勇文案咨询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687281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