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勇文案百科,文案咨询师,微信:68728109 文案百科 叶勇文案百科:92岁许鹿希:苦等邓稼先28年,却天人永隔,如今怎样?

叶勇文案百科:92岁许鹿希:苦等邓稼先28年,却天人永隔,如今怎样?

92岁许鹿希:苦等邓稼先28年,却天人永隔,如今怎样?

上世纪60年代,刚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饱受着国际上的压力。西方帝国主义介于对中国的不了解,和政治形态上的差异,对中国更是虎视眈眈,恨不得将这只刚刚苏醒过来的东方雄狮一口吞下。

为了尽快树立新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形象,恢复中国在国际上的合法地位,特别是不再饱受西方国家核武器的威胁。

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中国开启了自主核武器研发计划,一大批热血青年和知识分子,为了新中国的发展,甘愿隐姓埋名、奋勇向前,为新中国的发展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无论是曾号称"可以阻挡美军一个师"的"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还是最年轻的"娃娃博士"、"两弹一星"的功勋院士邓稼先,都在这项国家大计中,不论个人得失,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在他们"隐姓埋名","抛妻弃子"的岁月里,默默地隐忍和付出着。

抛开所有的荣誉,作为邓稼先妻子的许鹿希便是其中一位,值得我们尊敬的长者。

大家闺秀,北医博导

提起"邓稼先"这三个字,在国内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作为两弹一星的功勋院士,他的名字必定会流芳百世,而他的精神也会世代传承。可提到他的夫人许鹿希,或许并没有多少人知晓,随着时光的流逝,或许会渐渐的被人遗忘。

"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若柳扶风。"这句话用来形容出身名门的许鹿希,再也合适不过了。

许德珩

许鹿希的父亲许德珩是著名的爱国人士,更是九三学社的杰出创始人和领导者之一。

不仅如此,许德珩还是著名物理学家居里夫人的学生,而她的祖父许鸿胪曾在清朝末年参加的府试中,高中第一名。

巾帼向来不让须眉,许鹿希深得家中的好学家风,1928年8月生于上海的她,于1953 年毕业之后,一直留校任教,是较早确认的博士生指导教师之一。

许鹿希在我国的医学教育事业上,辛勤耕耘几十个春秋。

在神经解剖学领域内,许鹿希的造诣颇深。为促进我国神经解剖学的发展,更是远赴美国学习访问,为我国神经解剖学研究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更为国家在该领域培养多名硕士、博士、博士后。

青梅出马,新婚燕尔

如果爱情是一种缘分,当缘分到了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如果说爱情是一弯新月,那陪伴一生的终究是身边最近的那颗星星。

邓稼先和许鹿希的结合就是这样的顺其自然,简单而朴实。邓稼先的父亲和许鹿希的父亲是多年的好友,而他们两个也是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伴。

1950年,年仅26岁,刚刚获得博士学位第9天的邓稼先,遵循父亲的嘱托登上威尔逊总统号轮船返国,参与到新中国的的原子核理论的研究当中。

有些爱情是不需要经过考验的,青梅竹马的玩伴,早已让两个人再熟悉不过。

1953年,刚刚大学毕业的许鹿希便和邓稼先步入婚姻的殿堂。新婚燕尔,没过多久,二人便有了爱情的结晶,邓稼先和许鹿希的儿女先后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不少的欢声笑语。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还没来得及回味就已经从眼前悄悄的流逝。刚刚婚后5年的许鹿希还在沉寂在幸福之中的时候,邓稼先的脸上已经渐渐地露出一丝焦虑。

二十多年的相处,许鹿希早已摸透了邓稼先的心思,他看出了丈夫的忧虑,也知道有些事是不能说的,一句要参加一项绝密的工作,许鹿希便心知肚明。

有一种爱叫做等待

人生有一种痛苦叫做等待,是杳无音信,是不知尽头。人生有一种爱叫做等待,是我等着你归来,无论春秋冬夏,只要你能回来。

当许鹿希再次回到家中,邓稼先已经悄悄的离开了,她不知道她心爱的丈夫去了哪里,更没有留下任何的通信方式。

留下的只是一双还不懂事的儿女,以及渐已年迈的公婆。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这个家以后就靠你了",这个沉重的嘱托深深的扎在了她的内心深处。

等待是一种习惯,虽然没有时间,但有着守候的诺言。在时光流逝的岁月里,邓稼先每次没有征兆的归来,成了许鹿希最大的喜悦,只是每一次陪伴在邓稼先左右的警卫,让她略有伤感。

不能邀请同事和朋友到家中做客,不能向单位的领导透露任何关于丈夫的信息,冷冷清清的家中除了她和孩子,剩下的就是家中不曾有过改变的模样,一切还都是邓稼先离开时的样子。

苦等28年,等来的却是归去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如今,我们都知道邓稼先他们当时是去了罗布泊,去搞原子弹和氢弹的研发和试验去了,可在当时这是绝对保密的,就连同床共枕的妻子也不能说。

许鹿希第一次知道邓稼先有可能去参与原子弹试验了,还是在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之后,从父亲许德珩那里知晓的,但并不能够确认,只是知道可能是。

那天许德珩看到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的新闻,问到是谁这么有能耐,把原子弹搞出来了,一旁的中科院副院长,半开玩笑的说,这得问你女婿去啊。这才第一次让邓稼先的去向,有了一个大概的选择。

1986年,邓稼先已经躺在了病床上。中央决定对他的事迹进行报道。许鹿希的同事,领导还有家人才知道邓稼先这28年究竟去了哪里,究竟干什么去了。

只是这一次重逢,却是最后的告别。邓稼先最终躺在许鹿希的怀里安静的离开了。而从医30多年的她,看着眼前的丈夫,却无能为力,只能陪着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

鲐背之年,如初依旧

光阴如梭,岁月已久。生死两茫,如初依旧。

如今已经92岁高龄的许鹿希,还住在原来的60平老房子里。房子中的摆设也未曾变过,还保持着邓稼先在的时候的样子,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只是岁月雕刻的痕迹留在了脸上。

老人的身体还健康,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如今儿孙满堂的许鹿希也可以享受着天伦之乐,只是身边的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还经常出现在脑海里,往事已成追忆,回忆却都是甜蜜。

邓稼先夫妇二人都曾为我们国家的发展奋斗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评价更是毫无过分之处,作为后辈,我们应该向他们学习,作为晚辈,祝福老人健康、长寿!

现在的她还住在之前的老房子里。老人的身体也非常的健康。家庭十分和睦,儿孙满堂。

如今的她依旧住在原来的房子里。房子的摆设没有改变,但是她的样貌却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叶勇收钱文案(微信:68728109)http://www.iyeyong.cn/4403/

作者: 叶勇

我是叶勇,80后连续创业者。

叶勇文案咨询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687281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